— 百歲長安 —

霹雳布袋戏『龙剑/好梦常圆    喧嚣客』

ssn:偷偷吃了好久糧,感覺再不繳費良心就要過不去啦ヘ(;´Д`ヘ)
因為還沒補完劇時間線比較迷(很亂,有努力分清過,可失敗了。),有各种bug/ooc,人蠢又掌握不了架空,唉。
觀看時不要太認真x!但歡迎捉蟲/扩列(虽然长弧但想要交朋友吧……),麥凶我哇……我、我會哭鼻子的(´;︵;`)

*

——「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」

剑子放缓了步履后俨然从容,面含三分笑意却难掩风尘,还捎七分疲乏。半是慨儒门之阔绰,半是为消磨,遍览雕梁画栋帘幕锦屏,待友人回神。

回神来,龙宿果戏言道“翩然惊鸿游龙,脚踏落地生风”,语调之愉悦只差在那张脸上书——喜闻乐见这四个大字,金眸微眯,倒影着烛火莹。

他又问剑子是否当真下定了决心,道者阖目无言,须臾风起,搅动四方云涌滔天,玉缀珠串引出一阵磕碰声明朗清脆。剑子几曾启唇,又倏然似顾及些什么,丹心泣血亦通通交付予缄默。

他是看着,烛焰在金眸里跃动明灭,骤风呼啸,那火苗不得暇喘息便噼里啪啦给消融了,化作缕青烟缭绕入天。

“恐要落雨。”

一语未毕,即可闻水声顺檐浸土声,或击幽篁点芭蕉,渐落渐密,像极了帷幕压塌下来。

“嗯。”

龙宿挥手摇扇拨开了屏遮,见浩渺接苍穹,烟波几渡恍惚,茫茫,纷乱。

“唉,龙宿好友汝竟不留吾。”

剑子大抵是正怜惜眼前干爽将一去不复返,不得回音只能摇头叹息。此路通达,无需回首,坠雨中掩埋了脚步,未点新灯。

“哈,留得住吗?”

那一袭白衣从清晰到难辨,仅留背影,了无挂念,终于不见,料峭春寒。

*

剑子惊醒于夜半,探手衣襟是早被冷汗浸透了,伤口堪堪缠裹布条,已然混着血水糊做糟糟一片,饱受筋肉撕裂之苦后竟不觉痛,皱眉推窗。如今大约忘差不多了,只记得皓月当空,万里云绝。

“古尘斩无私。”

前路斜风细雨,归途遥遥无期,浮生怎偷得闲?愿享半日清欢。

剑子忽而忆起那天龙宿似是在遥望,那眼里,他不止看见了三千里河山,还有苦境、苍生。

好去莫回头。

评论
热度(15)

2018-03-10

15